2019-05-31 08:14:28新京報 記者:肖瑋 編輯:王進雨 徐超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

事態蔓延!康得新部分員工今起停工放假,公司給出兩條路

2019-05-31 08:14:28新京報 記者:肖瑋

新疆11选5专家推荐号码 www.mlhwp.com 欠薪、停工放假,如今在康得新整個體系有蔓延之勢。


5月30日晚間,康得新發布公告稱,已向員工下發放假安排,將暫停面向長期布局和盈利狀況不佳的業務,對于在本次業務調整中涉及的員工,自5月31日起進行停工放假。

而此前,康得新部分盈利能力不強的下屬公司已出現停工放假的情況。

3月初完成董事會換屆后,包括原董事長鐘玉、原總裁徐曙等“老董事”全部離任,取而代之的是康得新“舊臣”肖鵬、“中植系”余瑤以及“寶能系”侯向京等人,加上今年1月張家港保稅區指定企業“接管”康得新旗下最重要子公司張家港康得新光電材料有限公司,對其代收代付相應款項,康得新的未來引發業內多種猜測。

一位接近康得新人士表示:“政府現階段是傾向于對康得新破產重組的?!奔欽咦肺示嚀逯蔥惺奔涫?,該人士表示:“目前傳言很多,不能確認”。

截至發稿,記者向張家港保稅區管委會求證此事,暫未收到回應。

公司下發放假安排,員工每月發1616元工資

5月29日,康得新在職員工李捷(化名)就向新京報記者提供了一份放假安排與協商解除勞動合同政策的文件。文件顯示,放假期間將依照《江蘇省工資支付條例》支付放假工資,為最低工資標準的80%,即1616元/月,而協商解除勞動合同的欠薪和離職補償金則將于8月31日支付。


圖:康得新員工提供的放假安排與解除勞動合同政策文件



李捷表示:“人力開始與員工談,讓被提交裁員的人員選擇放假還是接受解除勞動協議??檔瞇略謖偶腋垡醞獾牟糠止敬尤ツ昴甑拙統魷智沸角榭?,張家港這邊的康得新光電和康得新菲爾,年初政府援助了一筆錢,用于1月-3月的工資發放,4月的工資主要是靠我們自己的銷售回款得以發放,但也延遲了幾天?!?br/>
李捷告訴記者,從今年1月開始,約有200多名康得新員工與公司協商解除勞動協議,目前基本都沒有拿到補償,相當于打了白條。承諾補償的日期一次一次往后推,而仲裁勝訴也沒有用,公司基本都沒有執行。

5月30日,已有員工開始就上述文件與公司商談解除勞動協議??檔瞇履誠钅吭憊だ鈦ɑ└嫠嘸欽叱疲骸拔頤墻裉焯覆迷繃?,3月份工資和裁員n+1補償8月31日給,5月份工資在6月15日和這邊員工一起發,4月份工資前幾天收到了?!?br/>
接連出現債務違約,讓康得新的資金鏈越發緊張。

根據康得新5月30日公告,2019年公司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困難,雖經各方努力,仍出現資金流動性不足的問題。為確保公司核心業務不受影響,并借機調整業務和產品結構,公司決定暫停部分面向長期布局和盈利狀況不佳的業務,對于在本次業務調整中涉及的員工,自5月31日起進行停工放假。

4月底,康得新曾披露稱,截至4月16日,公司及全資子公司涉及訴訟案件共122起,其中被訴金額5000萬以上的35件、勞動糾紛59件、其他小額訴訟18件,累計涉及影響金額逾55億元。

隨后,康得新又于5月20日披露新增被訴、仲裁案件共70起,標的金額共計9.3679億元(涉及歐元按匯率7.7175折算為人民幣)。當天,康得新全資子公司張家港康得新光電材料有限公司再新增一起訴訟,標的金額為14.7272億元。按此計算,康得新涉及訴訟金額逾79億元。

與此同時,資金導致公司經營生產前端采購原料受限,2019年一季度公司營業收入比上年同期減少了30.13億元,營收和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5.37億元和-3.06億元。對此,康得新表示主要原因是報告期銀行賬戶凍結、營運資金持續緊張致使客戶與市場份額流失,造成營業收入大幅下降。

一位接近康得新人士表示:“康得新子公司康得菲爾上周曾出現沒交電費停工停電的情況,現在恢復了。年后開工率降到差不多40%,沒錢進原材料了。前期我們還有比較充裕的回款,所以也能按時支付員工工資,但后面回款越來越少。今年一季度開工率嚴重不足,回款也更少?!?br/>
李捷告訴記者:“5月15日是4月工資發薪日,康得菲爾人力按時給員工發工資,結果當天就遭到公司的辭退,公司沒有什么說法,就是單方解除勞動合同了?!?br/>
記者隨后與該名人力取得聯系,其表示:“的確是這樣,我現在不想多說了,處分是不可能撤銷了,接下來只能申請仲裁,維護合法權益?!?br/>
三地下屬公司已停工,“公司目前處于解散狀態”

康得新部分盈利能力不強的下屬公司,早已出現停工放假的情況,其中包括深圳康得新智能顯示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康得新智能”)、上海瑋舟微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上海瑋舟”)、南京視事盛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南京視事盛”)等3家裸眼3D事業群的企業。

據接近康得新智能的人士透露,此次停工放假涉及近50名員工,其向新京報記者提供了一份5月1日停工放假通知。


圖:康得新智能停工放假通知



通知顯示,康得新智能生產經營業務面臨艱難調整,很多崗位開工不足或已停產,大量員工已無工作任務安排,經公司研究決定,對開工不足或已停產的相關崗位人員執行停工放假決定,首輪停工放假自2019年5月1日開始,至公司恢復正常生產。

此外,上海瑋舟離職員工董新(化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從去年12月開始,公司就一直欠薪,牽涉約100名員工,公司目前處于解散狀態,設備都運到張家港了,上海的辦公室在4月底到期后也沒有繼續續租?!?br/>


圖:上海瑋舟離職員工提供的“欠條”



上海瑋舟不少員工為此提起了勞動仲裁?!骯菊>氖焙蛞簿?00多人,現在員工基本被公司裁完了,部分研發轉合同到張家港康得新。最早去年12月就有人申請仲裁了,現在很多人還是失業狀態?!倍濾擔骸吧蝦g庵凼親?D產品的,歸屬康得新3D事業群,一直被集團統一管理,主要是軟件研發、產品、項目、游戲等部門?!?br/>
董新表示:“對于欠薪,公司的說法就是沒錢,上海瑋舟的現金由集團統一支付劃撥,每月做預算,貨款都是打給張家港康得新光電?!?br/>
南京視事盛同樣出現了欠薪情況,人數在40人以上。

據康得新離職員工張力(化名)提供的材料顯示,南京市雨花臺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曾于今年對南京視事盛下發勞動保障監察期限改正指令書。該指令書要求南京視事盛足額支付9名員工2018年12月工資共計102679.41元,足額支付35名員工2019年1月工資共計549893.51元。


圖:南京人保局的執行通知



南京視事盛離職員工江慧(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人保局的整改通知是我們去舉報爭取回來的,但公司說沒有錢,沒有執行。每個人都被欠薪,從去年12月份開始到現在。我們沒有什么辦法了,半年不發工資,都撐不住了,離職找工作?!?br/>
據江慧提供的統計表顯示,參與統計的35名員工中,23名員工同意申請勞動仲裁,其余為“待定”。

企查查顯示,康得新智能、上海瑋舟和南京視事盛分別成立于2016年、2012年和2013年,參保人數為57人、132人和43人。

此外,多位曾在誠盈中心辦公的康得新離職員工向新京報記者反映了欠薪的情況,他們大多曾服務于康得新某個孵化項目,歸屬于北京康得新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新眾聚聯技術有限責任公司,不少人從去年11月開始被欠薪,直到離職申請仲裁勝訴后仍未拿到欠薪,目前已有部分員工上訴至法院,進入強制執行階段。

員工持股無法兌付、被挪用

記者了解到,由于資金鏈斷裂,康得新出現員工持股計劃無法按期結算本息的情況。

接近康得新人士江利(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康得新2016年期和2017年期員工持股計劃并沒有按照當初承諾的時間結算本息,而在2018年8月后離職的員工也無法退回本金。有一部分參與2016年、2017年員工持股計劃者,當初在公司承諾保本、違規采用5:1高杠桿的引導下,向銀行貸款參與持股計劃,至今仍在還貸?!?br/>
江利所述情況得到了多位康得新及其下屬公司的在職和離職員工的確認。

康得新被爆18億元員工持股違規加5倍杠桿 6億被平倉

江利向新京報記者表示:“2014年員工持股計劃最后一次收益被康得集團在2018年5月底私自挪用。在我們發現后才承認,后面給我們打了欠條?!?br/>


圖:2014年期員工持股計劃的借款合同



借款合同顯示,2014年期員工持股計劃已在2018年5月24日清算完畢,收到資管計劃分配的投資收益款和投資本金合計6404萬元,康得集團在借款合同中表示:“鑒于康得集團流動性較為緊張,康得集團于2018年5月31日將上述投資收益款和本金劃轉并用于康得集團日常經營”。

李捷告訴記者:“不少員工曾被公司附近的派出所帶去問話,當時有個500人的微信群,主要都是一些想為欠薪和員工持股計劃申請勞動仲裁的員工?!?br/>


注:某康得新員工提供的派出所傳喚證和行政處罰決定書



記者試圖聯系該派出所,截至發稿,暫未獲回應。

新京報記者 肖瑋 編輯 王進雨 徐超 校對 付春愔

記者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